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当历史与小说联姻……  

2010-05-25 16:4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历史与小说联姻…… - 新星出版社 - 新星读书会

 
解读小说的历史《私房阅读金瓶梅》
    一位医生对潘金莲的八卦解读
    侯文咏,医生、广播主持人,但知名度最高的职业是作家。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以《金瓶梅》故事的发展叙述,但每个章节又以专题性质论述,比如第一章叫《人人都爱潘金莲》,写的是潘金莲如何一步一步走上杀夫之路。
    侯文咏由人物举动去发现异常,像潘金莲把母亲的劝说当成“和李瓶儿里应外合”,并且说“怕他家拿长锅煮吃了我”,和母亲吵完架又把秋菊打得皮开肉绽,还用指甲把秋菊的脸颊插得稀烂……这些行为显示她的精神状态已经脱离正常范围,一步一步走向“疯狂”边缘。而侯文咏的医学背景也让分析变得趣味十足,他甚至大胆断言“潘金莲有偷情强迫症和被害妄想症”,“潘金莲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坏女人。她杀人是错的,这我们都知道,但我们要知道为什么她会这样。其实兰陵笑笑生已经告诉了我们。 ”
《红楼梦》是《金瓶梅》与《水浒传》的“女儿”
    《金瓶梅》中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按侯文咏的说法,几乎是从《水浒传》原原本本照抄过来的。不同于《水浒传》兄弟情谊的阳刚侠义、生死相许,《金瓶梅》着墨更多的是潘金莲与李瓶儿这种姐妹情谊的阴柔绵密、貌合神离,“两相交叉互读,实在是再有趣不过的对应。 ”
    而《红楼梦》也因和《金瓶梅》关系密切,被作者拉进书中,“进一步要赋予年纪和性别想象的话,我认为《水浒传》是父亲,《金瓶梅》是母亲,父亲和母亲因为‘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关系结合在一起,而《红楼梦》就应该是他们的女儿——还是一个长得像妈妈的大美女。 ”
三级片面具下是超前了400年的观念
    侯文咏对《金瓶梅》十分推崇,“《金瓶梅》被误读了400年,现在是香港恶俗的三级片炒作,其实小说反而非常前卫,小说里的一些观念到现在还很超前。阅读《金瓶梅》,走在那一大片看似繁华的荒凉废墟里,最让人惊心动魄的竟然是:我们发现自己存在的这个世界的内里和《金瓶梅》的内里,几乎一模一样。”而且,《金瓶梅》不做道德价值判断,这和其他中国古书都不同,它到最后就是说“不知道”,而中国的传统就是给你一个答案。

当历史与小说联姻…… - 新星出版社 - 新星读书会

 
解读历史的小说
秘本三国志
颠倒了主菜与配菜的历史小说
    这是一个比电视剧新《三国》更让人抓狂的三国故事:写了四分之一,“桃园三结义”才姗姗来迟,而且是刘关张偷偷摸摸地说胡话!写了一半篇幅,诸葛亮还没登上历史舞台,而隆中对也没了!陈舜臣拿正史的考据功夫重新解读人物,并将事件逻辑完全颠倒过来,会让你觉得他讲的完全是另一个故事。
    这本日本人用推理与历史考据解读中国历史人物的小说,初读时会让人有点不服气,然而陈舜臣的魔力就在于最终总能让你心悦诚服。从“怎么可能”的反诘,到“原来是这样的”的开释,“三国”突然变得丰富了——原来它还有另一个逻辑,另一个被我们忽略的世界,最重要的是,确实好看。
披着历史考据外套的推理小说
    陈舜臣,日本文坛家喻户晓的大师,以推理小说成名,与司马辽太郎并列日本历史小说的双璧。
    这本小说里,最活跃的政治力量是在全国都有网络的五斗米道。张鲁的母亲少容,慧眼识得曹操、刘备和孙权三位能让天下太平的英雄。她劝说黄巾残部投曹,使曹操成了最大的势力。
    青梅煮酒,曹操刘备定下里应外合的计策。所以刘备先骗得大臣信任,加入衣带诏一党,投入袁绍军中便立即将之公布,让曹操得以一举清除朝中反对派;在袁营又以让关羽投袁绍为名,骗得颜良被关羽一刀斩落马下。袁绍败落后刘备再投刘表,拖住刘表不打徐州,任曹操扫平北方。直到刘备三顾得诸葛,诸葛模仿蒯通说韩信,才结束了刘备与曹操的合作。
    曹操与刘备谢世,诸葛亮北伐,又是黄巾党张鲁作为密使,使诸葛亮与司马懿间定下一进一退之计,如此蜀国得存,司马氏也免遭走狗之烹。有这样的笔墨作为铺垫,“死诸葛走生仲达”自然就成了司马氏有意放水。
    一部三国变成巫女少荣的执着和曹操与刘备、诸葛与司马的两份合谋,全篇处处推理,的确是一本诡异的秘本。
编者按 儿子何必克隆老爸
    提到“戏说”,会想起张大春的一段话:“司马迁描述项羽对乌江亭长说‘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可见那最后的二十八骑也在顷刻间被歼灭殆尽。试问:接下来项羽‘非战之罪’的慨叹等等,是经由什么方式载录下来、又辗转经历了两百年传到太史公耳中的?项羽本人不是旋踵间就被分尸裂体了吗,又是谁说出来的呢? ”
    可见“戏说”的家谱源远流长。
    从太史公悄悄将虚构的手法携入所谓正史的书写,到作为野史衍生物的话本与小说,再到光明正大的电视剧与历史小说的“戏说”……历史与小说的联姻史只证明了杂交会导致物种多样性,以及万事皆有可能。
    时间一长,“戏说”显然长得越来越像小说老妈。谁若套着它老爸历史的模样去印证“鼻子不像”,“眼框不像”,甚至做个DNA鉴定看看究竟有多少“真实历史成分”,那才是着了“戏说”的道儿。
  评论这张
 
阅读(112074)|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