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东东枪,活着咱就俗话说  

2010-05-28 15:3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东枪,活着咱就俗话说 - 新星出版社 - 新星读书会
 
  东东枪的书,终于凑了出来。

  “妖封”(腰封)上写着:“各界不明真相的群众高度评价作者——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坚决不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望而知,所谓“各界”群众,其实就是他自己。

  “为了我们吹过的牛X,奋斗终身。”东东枪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这个“段子”流传这么广,以至于成了他的“代表作”。被代表的滋味,肯定不那么好受,但又必须承受。

  人生为什么要写段子?段子背后,又藏着怎样的人生?

  “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不知所云遮断归途”,细细品味时,突然惊觉:这话说的,还真有点意思。

  非著名达人东东枪

  1982年生。是一台入门型copywriter,是外地来京大坏胖子,是光明磊落的早衰卡通人儿,是花枝招展的青年老干部儿。其人爱醒爱醉,恨生恨死,将信将疑,且退且进,有悲有喜,无业无家。

  三座城市一个人

  东东枪的履历好记:生在天津,拿上海户口,在北京混。说相声,听海派清口,捧着肚子聊天,就这么,三种闲情融会一炉。

  东东枪从小听相声说相声,混相声圈。每个名家去世,他的手机都会一阵狂响,全是媒体记者让他谈感想说体会,写点悼念文章什么的。总之,不死人谁也想不起他来。

  2000年开始上网写博客,不知怎么的,他想起了锣鼓点儿,于是有了“著名ID”东东枪。闲着没事时,郭德纲会给他打个电话:“好久没见了——前两天去你博客上转了转,找了几个包袱。”这是打招呼的,不打招呼的,谁知道有多少。泡相声园子,经常一激灵——这包袱,不是咱编的吗?总之,碰到这种事,比碰到熟人的时候多。

  广告圈里耍手艺

  东东枪学的是经济,干的是广告,毕业后一度混迹外企,做业务,越做越没劲,在家颇当了几天撰稿人。

  写专栏,自由是自由,可混圈子也不那么轻松,天天喝大酒,不到中午不起床。终于,东东枪出离愤怒了,他脆弱的心灵一遍遍地呼喊着:健康,健康的生活方式……就这么,混入广告圈,对此,和菜头曾一脸困惑:这是能干一辈子的活儿吗?

  “从本质上说,我就是个手艺人,不会管人,就喜欢熟练工种。”蹲在角落里打磨技艺,一边高调地糊弄自己:人家美国人说了,广告是商业世界里的摇滚……

  一混三年多,每年都有无数的好工作来诱惑东东枪一把:工资高几倍,听上去像回事,但每次都被严词拒绝。冠冕堂皇的理由是,人家东东枪不缺钱,忠于广告行业,当然,也有其他的解释方式,比如:人活着,总得给自己留点盼头……

  给“饭否”守活寡

  东东枪浪得虚名,源于“饭否”,到暂停时,他有3万多粉丝,名列第一。

  一个人不能太“成功”,否则肯定影响“进步”,如今,泡新浪的“脖子”们都说:这儿也挺好的啊,挺饭否的,就差一个东东枪了。

  不是东东枪成心给大家添堵,他是想再等等。“就像女朋友得了病,成了植物人,咱不得先等等不是?说不准治回来了呢?况且了,我又没说等她一辈子。”

  生活就是不间断的投机,在某些时候,守活寡,那也是必须的。

  书中留下最大遗憾

  喜欢有班儿上的生活,喜欢过点小日子。东东枪没正经,有正形。

  2007年,在父母的赞助下,东东枪在北京居然也当上了有房人士,看着价格天天涨,也无欢喜也无愁——就此一套,咱也不能卖了不是?

  天天写段子,玩语言,变着法儿地不好好说话,不知不觉间,也就凑够了一本书的规模,副作用是,甚至东东枪这把枪,也渐渐变老了——老到能把书名起成《俗话说》的地步。翻着刚印出来的书,总觉得落了点什么,却又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翻朋友的书,同样的大龄少年,同样没女朋友,人家在后记里,赫然列出了姓名、年龄、兴趣、爱好、联系方式、找女朋友的标准……直白麻辣,激动得东东枪一拍大腿——俺咋就没想到这手儿呢?

  东东枪听说的:

  “讽刺是奴隶的言语”

  晨报:你是学经济的,怎么混成了写段子的?

  东东枪:我是天津人,从小喜欢听相声,以我现在的情况,也写不了什么完整的大东西,不如先琢磨琢磨汉语究竟有多少种玩法吧。

  晨报:写段子,怎么还写出这么大名声?

  东东枪: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文体,唐朝有唐诗,宋朝有宋词,明清有小说,等后人提到我们,估计就得提段子了。没辙,咱们也就这个值得一提了。

  晨报:你喜欢幽默?

  东东枪:也不完全是,1933年,周作人先生编过一本《苦茶庵笑话集》,序言中有一句话让我一激灵,“中国现时似乎盛行‘幽默’,这不是什么吉兆。帝俄时代一个文人说,讽刺是奴隶的言语。”不仅周作人对段子评价不高,我看过一本犹太作家的书,他对幽默也挺不满的,他认为执著于讲笑话和听笑话的人,首先是不守规矩、不尊重常理的人,但现实生活中人怎么能没有常识呢?

  晨报:那你还这么执著地写段子?

  东东枪:因为幽默是最自由的东西了,不尊重常理,能给我一种自由感。

  晨报:你最喜欢的是哪个笑话?

  东东枪:说不出来,因为脑子里的笑话太多了,要说最喜欢的笑话集,是冯梦龙的《古今谈概》,又叫《古今笑》、《笑史》,是高级的幽默。自从它问世后书名一直在改,书商出一次换一个名字。

  晨报:看来,明朝时就已经全民幽默了。

  东东枪:不,明朝不是全民幽默,而是在封建专制的压力下,人们除了幽默,根本没法说正经的,这是被迫幽默。笑是那时唯一不受管制的表情,人们只能通过笑来发泄心中不满,看上去大家在笑,其实心里都在骂、在哭,所以,不能说明朝是“全民幽默”。

  晨报:写段子琢磨段子,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东东枪:翻开笑的历史,心里觉得挺悲伤的,可以看看清代各种唱本,包括民国时期的“白本张”之类,你会发现段子的发展历程,包含着某些必然性的东西。


  晨报:今天网上和小剧场中有些段子很低俗,你怎么看?

  东东枪:林语堂当年推出幽默同仁杂志《论语》时,有这么个约定,叫“谑而不虐”,我很认同这个观点。现在很多段子有点“虐”了,底线越来越低。

  晨报:为什么底线越来越低?

  东东枪:这个我也说不好,过去相声、段子中也有很低俗的内容,但公开表演时比较注意,会看观众是谁。如果现场有妇女小孩,艺人就不会那么放肆,为什么?怕说完了走不了。现在有的段子为了惊人,什么下三滥的话都说,确实有点混乱。
图书地址:http://www.newstarpress.com/2010/0513/1012.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