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冯友兰的哲学人生  

2010-06-13 17:0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友兰的哲学人生 - 新星出版社 - 新星读书会

 

  一代哲学大师冯友兰先生已渐行渐远,他对中国哲学的非凡建树、严谨的治学精神和丰富的人生经历,却是后代学人常说常新的话题。在冯友兰先生逝世20周年之际,他的女儿、年逾八十的作家宗璞,近日推出新书《旧事与新说:我的父亲冯友兰》(新星出版社2010年3月),回忆父亲冯友兰,向人们还原一位真实的哲学大师,让人读出真切的情感和对前辈学人的敬佩。

  冯友兰是个争议很大的人物,不管是在学术领域,还是在学术之外,都有可议之处——可议不是一件坏事。在学术领域,人走茶凉无人议论,才是一种悲哀。学人都有其复杂性,像冯友兰这样的学者,更不是一句两句话说得清的。宗璞在二十多年中所写的一切为父亲正名的文章,都是以自己的历史见证人身份和文献资料作为依据的。在这一点上,作家宗璞已不再是一名作家,也不是冯友兰的女儿,而是一名冷静、客观、理性的局外人。她的引经据典、据理力争,如此急切,又如此真诚。她所做的一切,都为着一个目的:用自己的文字使“写的历史”向真实靠近。

  冯友兰有其鲜明的个性,他总是在思索,在考虑问题。书中写到,因为过于专注,冯友兰难免有些呆气。他晚年耳目失聪,自己形容自己是“呆若木鸡”。其实这些呆气早已有之。抗战初期,几位清华教授从长沙往昆明,途经镇南关,冯友兰手臂触城墙而骨折。当时司机通知大家,不要把手放在窗外,要过城门了。别人都很快照办,只有冯友兰听了这话,便考虑为什么不能放在窗外,放在窗外和不放在窗外的区别是什么,其普遍意义和特殊意义是什么。还没考虑完,已经骨折了。这说明冯先生爱思索,他那时正是因为在思索,根本就没有听见司机的话。

  冯友兰牺牲了自己的尊严,来谋取生存的空间,委曲求全于一个苦难的时代。书中提到的鲜为人知的冯友兰的侧面,让我们对历史和人生,有了更深刻、更丰富的体悟和反省。1985年年底,冯友兰过生日,邀请北大的梁漱溟参加,梁来信说,因足下谄媚江青,拒参加寿宴。后来,冯友兰在宗璞的陪伴下回访梁漱溟,消除误会。宗璞对梁漱溟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习惯于指责某个人,为什么不研究一下中国知识分子所处的地位!……知识分子既无独立的地位,更无独立的人格,真是最深刻的悲哀!”宗璞这本书的好处在于,它让我们了解到另一位不大为人所知的冯友兰,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冯友兰。

  其实严格地来看,这本书并不是为父亲歌功颂德的回忆录,里面还集录着宗璞对母亲、小弟的悼念之文。从那些细枝末节的生活琐事之中,或许能更深地感受到冯友兰何以成为中国现代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教育家。冯友兰一生致力于洞察人生要义,修成波澜不惊的境界,无论家人做的菜咸淡与否,无论在美国遇到交通状况让他几乎亡命他乡,他都是云淡风轻地宽慰身边的家人,绝不会给任何人压力。甚至在陪伴他晚年多时的女儿宗璞看来,如此深绵宽宏的涵养绝非寻常人所能练就。

  这本书的问世实属偶然。在本书的“后记”里,宗璞陈述了成书起因:“两年前,一位未曾谋面的编辑打电话来,建议把我所写关于父亲的文字汇编成书。这比较易行,是个好主意。”由于健康欠佳、分身无术等主客观原因所限,汇编之举,看似无奈,实则巧妙,甚至匠心独具。事实上,正是宗璞在不同时期、不同心境下随心而做的这些长长短短的几十篇文章,成就了本书的真实、真情、真相。

  读完全书,从冯友兰身上我深深地体会到,那一代学人经历过很多事情,如南迁,抗战,内战,反右,文革等等,我们今天的读者很难理解他们当时的处境,现在凭借纸上获得的一些信息去评论他们,有时候是有失公允的。不如,我们设身处地地为他们想想,在求全责备之中,多一份宽容。

旧事与新说:我的父亲冯友兰》图书地址:http://www.newstarpress.com/2010/0506/98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