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联大八年》:一种平视的联大文本  

2010-07-19 14:5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星出版社 南方日报 雪堂

 

    联大八年,从时间范畴来说,是指当年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由“长沙临时大学”西迁昆明,正式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名义确定下来开始,即以1938年5月在滇开课,至1946年5月复员为止,是对上个世纪那场关乎民族生存之抗战的另一种书写。《联大八年》是联大学生刊物的结集,1946年初版,作为联大研究的一种原始材料,现在经过重新整理出版。从历史发展比较来看,联大学生那一代人思想之早熟,正如同他们过早背负起国家和民族奋斗的重担是同时发生的。联大学生的早期学术训练,从一开始就影响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就如这本学刊结集收录较多回忆记述性的文字来看,编辑者虽然多数是学生,但是很早就建立了整理史料和保存历史的意识,书中多数文章统一署名“资料室”,显示出集体记录历史的责任感。
  学生办的校刊,作为历史材料来看,一个显著的优势是取一种平视的视角,相较更能反映出学生作为当时社会民众的特殊群体,面对历史动荡和民族大限时对很多问题的态度,比如在乱世对“国家”的看法,战时对学业的看法。当时联大一个普遍的属于学术范畴的讨论,就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大学教育是保持和平时期正常的状态,还是实行“战时教育”?提倡“战时教育”的理由是学以致用,在非常时期,学生应该随时准备为国效命,将书生身份转换成军人;坚持“平时教育”观点的谓之大学教育乃国之百年大计,其初衷和侧重不应该因为时局的变化而嬗变,要为未来做长久打算。这是宏观下的争论,最后也有了争论的结果。但是在学生日常的情绪和生活中,这种矛盾究竟如何影响他们,读这样的学生刊物有时才能看出真实情况。

  从这本书众多位作者记述的情况来看,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联大师生在“联大八年”期间集中的两次集体消沉:一次是在皖南事变之后,因为该事件发生国内两支抗日的主要军事力量之间,学生中普遍产生出对时局的惊惧,无法克服,逐渐消沉。据书中记载:“三十年春天以后,同学大都消沉下来,少数人埋头于功课,其余的闲极无聊……”民国三十年正是1941年,这个时期学生活动明显减少,人们参与活动的兴趣大大减退;有些人迫于生活压力,兼差越来越多,“来往于仰光”,沉迷于showhand和桥牌的人彷徨在茶馆,“有许多耐不住这窒息的纷纷离开了学校”;另一次是在“一二·一”运动之后,人们尚未从惨烈的冲突和牺牲、以及过度亢奋的民主运动中走出来,学生们面对所谓这场运动的“实绩”之虚无和牺牲之重大,对当时罢课后的复课缺乏民主决议,对国是与和平之无望都引发了大面积的消沉。(参见本书《普选在联大》、《胜利以后联大的民主运动》)伴随着这样的消沉和奋起,时隔多年再来看联大时期的学生生活,特别是他们的民主活动,往往给人一种深深的矛盾。从倒孔、民国三十三、三十四年“五四”的纪念活动,最终引发了“一二·一”运动的剧烈冲突,终于带来不可挽回的牺牲。人们即以激烈的左派的方式,去争取民众的自由和民主,这并不是联大校园里的民主训练,也不是这样的民主训练所希望看到的结果;从技术上说,规范的民主议事不会产生那样的结果。“一二·一”运动后学生们对学生理事会的选举和评议体制进行的重新梳理和广泛讨论,或许可以看作是对上述矛盾的一种痛彻的反思。民主议事在现实面前的失效,将人们推向争取方式的激进,沉郁的代价又迫使人们反思,试图找回民主精神,二十世纪的中国知识人,一直面对这样的迷惑和矛盾。

  今天的西南联大研究,在笔者看来是一种分裂的情况。即专业研究领域的深度挖掘没有新的材料和观点出来,而青年读者对联大精神的汲取往往还只停留在浅层次的对“无限度的自由学风”的认识,一提及联大就是“史上最牛大学”之类缺乏历史内涵的认识,产生出一种盲目的推崇。《联大八年》这次的重新整理、并且根据出版人的雅意尽量原汁原味重现于世,固然具有一种出版上的意义,但是就材料的使用方面来说,这本书其实是专业研究者的基本参考资料,并不新鲜。相比后来的《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简讯》、《联大校史》北大版、《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等材料来说,材料的丰富性和针对性较差,是一般学生办报编刊的特点和视角。国内较早开始研究西南联大的谢泳教授,在他的专著《西南联大与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中对本书材料引述较少,说明一定问题。此外,《联大八年》作为学刊的精选集,作为独立文本问世,对当年联大教授诸先生们的短评固然是全书的一抹亮色,但从总体收录文章的选择上来看,仍然显示出学生组稿时常见的一种失衡状况。

  今天我们读这一本《联大八年》,除了感慨,已经能够透过材料表面来观察时代的细部。这本书作为一个独立文本的意义,除去史料的留存,学生刊物结集的纪念,笔者认为更多的是对以往西南联大正统评价的一个补充,或者,竟然有还原其本来面目的作用。人们说联大之大,往往取其艰苦卓绝,教育为国,坚持办学,坚守民族灵魂等诸多内涵,而《联大八年》则显示出联大参差多态的一面,在这样的文字记述中,联大人面对二十世纪国人所罕见的危亡乱世不光有激情,不光有信念,也曾有过彷徨,也曾有过大失望,有过消沉和疑惑。没有这样的消沉和曲折,往往无法说明联大最后坚持之精神,亦无法彰显历史之真实;经历渺小才能映衬出结果之伟大,向来的坚毅或许出自痛苦的曲折,联大的事业,正如同世上其他的事情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