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冯友兰的哲学人生  

2010-07-08 16:4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友兰的哲学人生 - 新星出版社 - 新星读书会

  一代哲学大师冯友兰先生已渐行渐远,他对中国哲学的非凡建树、严谨的治学精神和丰富的人生经历,却是后代学人常说常新的话题。在冯友兰先生逝世20周年之际,他的女儿、年逾八十的作家宗璞,推出新书《旧事与新说:我的父亲冯友兰》(新星出版社,2010年3月第一版),回忆父亲冯友兰,向人们还原一位真实的哲学大师,让人读出真切的情感和对前辈学人的敬佩。

  冯友兰是个争议很大的人物,不管是在学术领域,还是在学术之外,都有可议之处———可议未必不是一件坏事。在学术领域,人走茶凉无人议论,才是一种悲哀。学人都有其复杂性,像冯友兰这样的学者,更不是一句两句话说得清的。宗璞在二十多年中所写的一切为父亲正名的文章,都是以自己的历史见证人身份和文献资料作为依据的。在这一点上,作家宗璞已不再是一名作家,也不是冯友兰的女儿,而是一名冷静、客观、理性的局外人。她的引经据典、据理力争,如此急切,又如此真诚。她所做的一切,都为着一个目的:用自己的文字使“写的历史”向真实靠近。

  冯友兰有其鲜明的个性,他总是在思索,在考虑问题。书中写道,因为过于专注,冯友兰难免有些呆气。他晚年耳目失聪,自己形容自己是“呆若木鸡”。其实这些呆气早已有之。抗战初期,几位清华教授从长沙往昆明,途经镇南关,冯友兰手臂触城墙而骨折。当时司机通知大家,不要把手放在窗外,要过城门了。别人都很快照办,只有冯友兰听了这话,便考虑为什么不能放在窗外,放在窗外和不放在窗外的区别是什么,其普遍意义和特殊意义是什么。还没考虑完,已经骨折了。

  冯友兰牺牲了自己的尊严,来谋取生存的空间,委曲求全于一个苦难的时代。书中提到的鲜为人知的冯友兰的侧面,让我们对历史和人生,有了更深刻、更丰富的体悟和反省。1985年年底,冯友兰过生日,邀请北大的梁漱溟参加,梁来信说,因足下谄媚江青,拒参加寿宴。后来,冯友兰在宗璞的陪伴下回访梁漱溟,消除误会。宗璞对梁漱溟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习惯于指责某个人,为什么不研究一下中国知识分子所处的地位……知识分子既无独立的地位,更无独立的人格,真是最深刻的悲哀!”宗璞这本书的好处在于,它让我们了解到另一位不大为人所知的冯友兰,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冯友兰。

  从冯友兰身上我深深地体会到,那一代学人经历过很多事情,如南迁,抗战,内战,反右,文革等等,我们今天的读者很难理解他们当时的处境,现在凭借纸上获得的一些信息去评论他们,有时候是有失公允的。不如,我们设身处地的为他们想想,在求全责备之中,多一份宽容。

  评论这张
 
阅读(3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